无人工厂:告别廉价劳动力时代

作者: admin 分类: 财经 发布时间: 2019-07-15 10:53

2008年,徐海翔在北京与理工大学的硕士一起研发了遥控飞机,也就是现在的无人机。但当时无人机的概念并不流行,而且利用烧油而非现在的电池发电驱动,他超前的理念没有得到技术的支撑,最后项目不了了之。

2015年,徐海翔在未离职时参加了一个路演活动,当时与风投商量了进一步的合作,但出于对创业中的各种不确定性的担忧,他在犹豫中错失了一个绝好的智能制造的创业机遇。

目视智能制造在未来的趋势,再看看自己手中攥着15年的行业经验,这一次,徐海翔不再错失良机,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创业——做一间无人工厂,和团队成员一起研发高端数控机床和无减速机机器人。

1、天时地利人和

从哪里跌倒,就从哪里爬起来。08年研发遥控飞机失败后,徐海翔便开始积极学习制造业的基础知识。他发现国产机床相对来说效率质量低下、不够稳定,不少客户也和他提及这一弊端。于是,徐海翔心中萌生出了一个关于研发机床的想法。

其实,我国现有机床的核心技术发展水平远远落后于欧美发达国家,哪怕是国产机器人的“四小家族”,在初期也是利用日本机器人的核心部件进行研究,成长之后才开始自主研发。一开始就着手研发产品的创业团队少之又少。

但这对于研发人员出身的徐海翔来说,技术并不是一个阻碍,反而是他闪亮的加分点。团队不仅吸纳了台资企业技术主管的加入,还有两名来自台湾的成员分别负责控制技术和研发项目两部分,基本解决了技术层面可能出现的问题。

然而,在初期阶段,团队没有把握好风向,走了弯路——将合资的180万投入到3D技术当中。很快,他们便发现风口不对,经过摸索和调查,最终重新确定方向,把重心转移到机床和智能机器人上来。

徐海翔整顿旗鼓:“随着工业4.0的提出,国家将制造业升级列为发展重点,智能制造领域政策不断加码,配套政策不断完善;同时,‘互联网+制造’相辅相成,产品升级带来的机遇,已经触手可及了!”至此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三个因素齐齐为徐海翔铺设好了智能制造的康庄大道,而这条路上的第一站,就是他的无人工厂。

2、有了金刚钻 才敢揽瓷器活

随着产业智能升级,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、人工生产的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等种种弊端显露出来,对此,无人工厂要用它的高端数控机床一一解决产业智能升级带来的问题。

经过不断的测试检查,第一代原型机终于制作完成。徐海翔将原型机销售给西安交大,目前为止正常运行已达半年。

接着,团队的高端机床研发技术也领先国内机床生产水平,达到了成熟阶段,能直接投产制作、销售。这个第一代高端数控机床区别于其他机床最大的一个特点是,以大理石粉末代替了常规机床柱体、用模具压制粉末。在同样竞标条件下,整体机床制作时间缩短至一个月,成本也降低了两倍,但技术却远高于机床制造的平均水平。试问有哪位生产商会不选择这样的团队呢?

徐海翔自豪的说道:“我们在售后维修服务方面更是延长了一年,无不体现出我们对自身产品高质量的信心。”

除了在高端数控机床领域的发展,对于之前研究失误的3D技术,他们同样做了改进升级,研发出3D金属打印机,目前已投入市场销售;徐海翔还借着“共享经济”的东风,推出共享经济销售端“滴滴智造”,在线观看工业品、销售二手机床和进行产品报修维护等,为用户提供了高效、高质的生产服务与产品。

3、“喝牛奶不需要买一头奶牛”

“其实我国的工业基础并不差,在珠三角地区拥有完善的产业链,但很少关注到核心——研发。就拿机器人制作所需要的减速器来说吧,国内大多使用的都是来自中国台湾、日本、德国等地,且均为十几、二十年前淘汰的产品。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我国的机械制造水平比欧美发达国家落后至少30年。”徐海翔指出,在我国3C制造行业中,国内研发的机床无法做到一体化加工制造,且进口机床的高标价,几乎所有的生厂商皆选择“国产为主,进口为辅”的做法。

因此,面对高标价的机床,徐海翔推出机床租赁模式——通过第三方担保,将进口设备免费租用给客户,贯彻“互联网+”概念,共享提成,并进行合同能源管理。

根据摩尔定律,电子科技产品更新换代速度为18个月。当合约到期,更换的租用机床的易损部件和外壳,还可进行二次折扣销售。经过这样的磨合后,机床反而会达到一个稳定的状态。这不仅节省了维护成本,更符合环保要求。

4、体验营销

有数据显示机车这一领域市场容量巨大,每年采购机床的量就高达一万亿元,更不用说本就广泛发展的3C行业和之后蓬勃待发的电动车行业。

因此,凭借着丰富的长三角3C客户资源,徐海翔为产品制定了合理的市场策略:前期以硬件销售为主,推动高端机床的租赁和购买。此外,通过卖方案,用无人工厂为生产商解决人工成本高昂、质量不过关等生产问题。

考虑到商家长期的进口消费习惯、对国产产品质量的不信任,无人工厂将进行体验营销,把国产产品质量水平可视化、可追溯。

5、在其位谋其职

徐海翔团队五名核心成员都拥有丰富的产业经验,在技术、客户方面更是有着中、台、日三方的资源。令人羡慕的是,他们合作已经长达五年时间,最长的已超过了十年,有时一个眼神、一个手势,就能明白彼此的想法。

每个人都在其位谋其职,目前,无人工厂已经与西安交大、富士康、苹果、丰田等公司建立了合作联系。接下来,他们将完成第二代样机的制作,团队的运作在他们的默契配合下按计划进行着。

根据2017年上海政府支持高端制造的补贴目录,徐海翔团队已经有四至五项核心技术可以申请补贴,如自动产线、智能主轴等。这每一项专利不只是技术、心血,更是对外竞争的强大优势。对知识产权强烈的保护意识,敦促着徐海翔对于研发的每一个项目积极申请产权备案,他并不避讳这一事实:“毕竟中国现在国情如此,但也是依法治国,我们要利用好法律来维护自身应享有的权益。”这也是他给予其他创业者的建议。

回忆起创业路上的艰辛与教训,徐海翔长舒一口气:“创业哪里避得开试错呢?我没有因为走了一些弯路而停下创业的脚步,几次失败的经历给了我一笔宝贵的创业财富——要勇于抓住机遇,敢闯敢做,大胆的迈出第一步!”

无人工厂,2016年成立,团队核心成员5人。目前,完成第一代机床研发并已出售,高端机床进入投产制作销售阶段。现寻求融资1500万RMB,出让10%股权,用于技术开发、检测设备和推广等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